Special Perform by: Sullivan.W

Friday, January 22, 2010

Hells Gate 一日游

12月16日- 2009年啦~

今天跟Sabrina和乌龟约好了要到闻名的Hells Gate去观光,顺便做Spa. 纽国北岛虽然风景没南岛漂亮,但这里方便的是交通,观光景点都会有专车接送,我们早上做了打扫后约好下午一点出发。虽然说整个Rotorua都处在温热地带,但这里的地下水比我们昨天看到的还要滚烫,自然而然被当地人围了起来当名胜地供参观了。

整个Hells Gate就是一大片沙砾、湖泊、小丘组成的自然环境,不过这里的水都是在摄氏45度以上的热水,最高甚至能到两百多度,可不是一般的好山好水那么安全的哦~



这里真是我来纽国这段期间到过最热的地区了,这种热很奇怪,你是怎样都不会流汗的,可是就是很热就对了,这种闷热真的挺难受的~

在这里有个全南半球最大的温泉瀑布,瀑布平均水温摄氏40 度,可惜没机会走前去近距离拍照 >.<





导游带着我们走进更里面的区域时,走到一个温水湖旁一手就抓起一把泥巴然后告诉我们说这种泥巴能吃,有洗涤内脏大肠的功效,他随便用手指沾了沾就往口里送,还问我们要不要试试看。我被‘能洗涤内脏大肠’这句话吸引了,就像试试看再说。没错,试过了,味道应该跟一般泥巴没什么分别 >.<

当大家用过‘泥巴’之后,他还告诉我们说这种泥巴有美容功效,我们在市面上看到的Mud Mask就是这种泥巴提炼成的,所以我就拿了一点敷在手上了~

走了大约一小时的tour,最后就是用餐咯~这里最著名的就是他们用地下热气烹饪的Hangi Meal, $15 per set, 还好啦~ 总比上次在Wakarewarewa那里的便宜,人家$35 per set~ 吃饱了走走看看他们的精品店后就去做Spa了。

临走前当然要留影咯 ^.^

晚上回到背包站没多久突然接到Philpe来到了Rotorua的消息(上次在Auckland遇到的德国背包客)我之前有在Facebook嘴巴痒问过他要不要一起去Waitomo Cave(还是不是乌龟叫我问的 >.<),没想到他就那么突然的跑来了。其实人家有在Facebook回复我说他会来跟我们一起去,只是我没什么机会上网检查邮件而已 >.<

video video

Friday, January 15, 2010

Lake Rotorua Walk

12 15

今天我们决定到Rotorua附近走走。这里的城镇不大,至少比怡保小,但确实是纽西兰北岛三大城市之一。我们直接往最靠近的Lake Rotoruo走就是了

我们没有从最近的公园走向湖,反而走向较少人走的湖湾

经过重重树林,终于看到一片辽阔的湖和蓝天

整个Rotorua 都是Geothermal地带,因为在一百年前这里是火山活跃区,火山爆发过以后,整片土地就变成温热地带了

这真得很难得,因为来了纽西兰的这段期间我们都一直被冷风肆虐,Rotorua这里虽然也有冷风,但比较起Auckland的还是有比较暖的感觉



在湖边看到一大群歇息的海鸥,我实在忍不住,忍不住要去打扰人家:‘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悠闲的啊!赶快起来活动一下~’后来多吓它们几次它们变聪明了,不单只不怕我们,还觊觎着要反攻我们呢~最后我们落荒而逃 >.< 证明了团结就是力量

由于这里不是观光区,沸腾的地下水没有被围起来,所以我们可以很靠近的照相






走完了湖湾我们往Rotorua Museum 走去

博物馆前面就是Government Garden, 有很漂亮的公园景色




很漂亮的花丛~




这里附近还有一座玫瑰园,各式各样的玫瑰花,若是我妈看了一定很开心 ^.^ 她最喜欢花了








离开了Museum Rotorua 我们往 Blue Bath的方向走去,对了,这里一度好就是名胜地都聚集在一起,走走就到了~

就这样走走看看而已,我们有本事从中午1点走到下午6 >.<




Friday, January 01, 2010

废话连篇

这旅行无关的事其实我也不想多写,只是内心在这一刹那间很澎湃,或许,不久后我会取笑自己这段往事,但没有文字记录的回忆还是少了点色彩~

Joe跟我表白, 不是第一次了,由于我明天就要往下一站走,他很不舍这几天他工作完后一有空档就会往宿舍跑,看见认识我的人就问我在哪里~ 可惜的是人人都很轻易能找到我,只除了他。我不是外出,就是在洗澡,又或者在午睡~ 我不想的

已经凌晨3点了,他明天一早还要跳伞(他是降落伞员,skydiver)我要他早点睡,不然不能专注工作,而且他的工作很危险,一有差池随时送命。他说他想一直陪着我,一直要我不要走,我听了有点于心不忍,可是他对我而言只是一个认识了将近一个月的陌生人,我找不到理由相信他爱我,爱对我而言需要经过时间的锤炼。乌龟说我很冷血,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但我相信任何情感在对方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一定会瓦解,他并不是非我不可的。我不知道自己一路走来对什么人有过怎么样的影响,但我很清楚自己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就跟螃蟹一样,如果你击碎了它坚硬的外壳,它脆弱的躯体几乎无反抗之力~ 我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怕爱情会要了我的命~

我想起了洋人的坦率,就问他喜欢我什么?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华人女生,你迟早会忘了我的。他说了我预料中的答案,我再反问他之前的女友史,他说他跟前女友分手是因为他的心感觉不到她,也知道她不是对的人;但是他的心感觉到我,他知道自己喜欢我,很想跟我在一起。我还很残忍的告诉他说如果只是要找人暖被的话,我建议他找任何一个女的,反正灯关上了只要是女的对他来说都一样,这家伙冥顽不灵,竟然告诉我说:那就开灯咯~ 这样就知道那个女的是不是我,炸到!逼不得已,我只好跟他说我们华人不能婚前性行为,这样会令家族蒙羞,他竟然说不让家族知道就不会蒙羞 >.< 什么跟什么啦?最后我只能说,洞房只能在我结婚后跟我老公才能做,可能~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后面还要加一句‘可能’,maybe~ 他听得很清楚,就问:为什么有‘可能’?那我如果跟你结了婚呢?我真的被问到越来越心悸胆战,最后只好说:我会害怕 T.T 可是结婚之后可能就不会。他还不死心,一直哀求我说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斋睡’呢?神经病,这种情况下我还怎么能睡得好?我说我会睡不着,因为这种状况我很陌生。追根究底,为什么他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我那么多这么‘深入’的问题呢?因为我也对他有好感,我给了他追问的机会,这是事实,可是还没到爱上,因为这过程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对他一概不知。他浅青色的眼珠好像很难过,不懂是太累还是什么,他眼眶有点红,却又没有回房睡的意思,我在做行程计划,从这里一直到Wellington的所有计划,还有南岛的行程,没有计划我们根本不能在短短半年走完整个纽西兰。他这样一只看着我,我要怎么做下去?最后连乌龟都受不了,干脆回房让我们独处。

6月会回英国,还说要在马来西亚停一站见我,我说不用浪费钱,还是直接回家吧~ 他说这是为了见我,值得~ 他的话直接、坦率,是我欣赏的类型,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他为人很细心,之前跟他不是很熟的时候我跟乌龟曾寄宿在他的房4天(都怪老板找不到钥匙),他几乎每晚都比我们迟睡,但从来没因为开衣橱或开门吵醒过我们任何一个。即使是今天,有新的女生来代替我们换宿,暂时也是寄宿在他的房间,他洗完澡后到互动间找我时没穿上衣,我问他天气这么冷怎么不穿上衣服,他说开衣橱会发出声音,那两个女生都睡了他不希望打扰到人家。对了,他习惯不穿上衣睡的,这个我知道,可是对人的细心却不是一时半刻可以伪装出来。其实我很感谢他的坦白、或许是他的爱,可是我只能给一个拥抱,就连他们最普遍的吻我也给不起。

我相信他会很快就忘记我,时间一向来是我最信赖的‘孟婆汤’可是他这时刻的一言一语将会是我遇到过最动听的表白,将成为我其中一份记忆,值得我用文字来记载。或许有人会问,至少乌龟也会问:既然你们大家互相有好感,为什么不干脆就在一起?我只能说:只有好感还不够,我相信佛祖给我安排的缘分,如果我们分开后他还能找到我,能再次感动我,这就是缘分了~ 拜托,连我自己将来会在哪里我自己都不清楚,这样也能再见的话还不是缘分么?